首页 >> 清明男子

360时时彩人工计划: 第962章 公主魂魄何在

【文学楼】欢迎您牢记域名:,方便下次阅读小说《》最新章节...莫念被百鸟星君搂在怀里,简直禁锢的她喘不过气来。 她只知刚才凶险,却不知他心中惊惧如惊涛骇浪一般。

险一险,他苦苦守护了二十年的她啊,就要被折损在他亲手绘出的美人画上。 若真是如此,就算他悔死也无济于事。

莫念好不容易才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。 刚才进门时还气势不凡的百鸟星君这会却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。

雅书上前来与莫念一左一右将他架起。

扶到床边。 莫念见他这模样有些担心,压低声音道:“是否要请个大夫来看看”“不妨事。 ”百鸟星君叹了声,掌心掠过她的面颊,“我先借你这里小睡片刻雅书。 ”雅书走上前来,恭敬跪于床边,赤目如同血玉,散发着莹莹鬼气。 百鸟星君抬了抬手,唇边迸出一丝无奈,“我现在暂且无力封印你的鬼力,你切不可离开此处。 ”“是。 ”雅书恭敬应道。

见莫念嘴唇动了动,似乎还有话想说,百鸟星君道:“你想知之事尽可问雅书。

本星君疲乏之极,不能奉陪啦。

”说完就闭眼睛,靠在枕上不动了。

雅书仍以跪姿侍奉在床前。 她抬起小脸看向莫念,微微一笑间,那双血色的眸子荡出道道光华,摄人心魄。

莫念有些好奇,“若是你一直维持这般样子会如何”雅书笑眼弯了弯,平时她做出这表情时只会让人觉得她可爱之极,但是现在她的笑容却让人觉得诡异,要不是莫念平日见惯了她,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,也会觉得毛骨悚然。

“太女殿下可知为何今日是由我前来帮衬么”雅书脆生生问道。 莫念摇头。 “星君若是不能及时封印住我们的鬼力,我们便会如那画中美人一般,噬食鲜血,如果不能控制,极容易就会伤到其他人,我在四名鬼侍中存活最久。 对于鲜血有着克制,所以就算星君失去意识,我也不至失控伤到你。 ”莫念微露惊讶。

就在这时。

门外有影卫禀道:“殿下,南泽国太子派人过来了。 ”莫念拉过被子盖在百鸟星君身上,这才出了门。 询问道:“何事”来人跪在廊下,道:“公主昏迷不醒,就连大夫瞧不出原因来,太子殿下担心的很,特派小的前来询问,不知太女殿下可有抓到杀人凶手”“公主昏迷不醒”莫念蹙眉,“什么时候的事”“半个时辰前”也就是说,差不多是她听见鬼哭之时。

“你等一下。 ”莫念返身回到房中。 雅书跪在床头就连姿势都没变过,莫念来到床边探手去试百鸟星君的鼻息。

“星君无事。

”雅书开口道。 “只是失血过多,需要好好休养罢了,太女殿下无需担忧。

”莫念看着百鸟星君的睡脸,心里隐隐有些歉疚,“我要出去下,你务必照顾好他。 ”雅书微微一笑。 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,两侧犬齿尖锐如刀。

莫念离开房间,走时叮嘱留下来的影卫。 “不管屋里有何声音都不准进入,违令者杀无赦。

”赶到司空静柔公主院中时,司空锐正在屋里焦急的转来转去。

见莫念进门,他不由松了口气。

“你没事便好。 ”莫念面无表情道:“险一险就有事了。

”司空锐被这话噎在那里,不知该如何往下接。 这时,从内室走出名大夫来。

“公主怎么样”司空锐急问。 大夫摇头。

疑惑不解道:“脉象等一切正常,只是昏迷不醒,不知为何。 ”莫念几步走到内室门口。

挑了帘子往屋里看去。 屋里服侍公主的几个丫鬟见她进来,全都有些不悦,觉得她这般无礼,想要上前阻止。

司空锐却冷冷瞥了她们一眼,摆手让她们退了下去。 莫念来到床前,上下打量着司空静柔。 “本殿若是猜的不错,公主这般,只怕会一直的睡下去。

”司空锐大惊,“此话怎讲”“你那幅画可还在”莫念问。 “在的。 与那画有什么关系”莫念转身便走,“你把那画再取来本殿一观。

”司空锐只好带着莫念回去取画。

遣退屋里众人,司空锐将屋门关起来,把画在桌上展开。 莫念凑上前来,画上血迹斑斑,画上的美人仍是背朝着他们。 “以前就算有血迹滴在上面。

过不久就会自行消失。

”司空锐不解道,“可是现在却不会了。 ”“因为画上的美人已经不是原来的了。 ”莫念冷笑一声。

“你说什么”“今晚本殿已然见过杀人的真凶。

”莫念一字一顿,“本殿还险险失手被她所杀。 ”“你你见到凶手了可有抓到”“太子殿下且安心,凶手已然被杀死了,而且太子殿下要是有幸得见那真凶面目,定会震惊。 ”莫念说着一指画卷,“她便是这画上的美人。

”司空锐愣在那里半天,突然哈哈大笑,“太女殿下真会说笑”“现在这画上之人非是原来的美人,若是本殿猜的不错,她应该是司空静柔。 ”听了这话,司空锐再也笑不出来了。

他不可置信的盯着那画。 又抬头去看莫念,反复几次,嘴唇抖动着。 “不可能不可能”“本殿早说过,此画不可留,画上美人乃是魂魄俱在的鬼物,绘在画中只为了寄托生者相思,你杀了画的主人,此画本应随之毁于一旦,但是却在阵前沾染了你的血,画中美人食了你的血,心生痴念故此渐渐俱了独占你的心思,不容其他女子靠近。 ”司空锐呆在那里,喃喃道,“我想起来了美人是不喜我与其他女子亲近是这样”“所以在你决定将此画献给本殿父王之时,画中美人便因爱生恨,魂魄离画而出,附在了公主身上,反把公主的魂魄拘于画中。

”司空锐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,呆呆的就像木雕泥塑一般。

莫念也不催他,只是站在那里低头看画。

好半天司空锐才恢复常态,叹了声:“失礼了。 ”莫念毫不介意。 “依太女殿下所言,现在只要将公主魂魄放出来便能让她醒来”司空锐问。 莫念颔首。

“那该如何做”莫念嘴唇轻启,吐出一个字:“等。

”“等”司空锐不明所以,“等什么”“等当年绘制了这幅画的画师苏醒。 ”莫念语气悠悠,凤眸内闪过疼惜之色。 ...。

标签:清明男子,女主跟男配肉,守猎世界手表